明华中学之殇[01~04]

时间: 2019-12-04
拼音: minghuazhongxuezhishang
阅读热度:78

 第一  九月,盛夏。  明华中学是整个市区教学品质,师资力量最好的私立高中,每个年级只有四个班,一个班限额30人。其中分为一个特优1班,一个重点2班,一个艺术3班,一个体育4班。特优班和重点班顾名思义走的是高考路线,每年都为学校提供稳定在百分之百的985,211的一本升学率。艺术班和体育班走的是艺考和体考路线,经过明华特招才能在这里就读,培养的是高水準的艺术生和体育生换言而之,能够进入明华中学就读,是全市初中生的梦想,无论家境如何,只要能通过明华每年準备的特招考试,即可入读明华。  今天是明华中学开学的日子,整个校园却见不到几个人影,毕竟一个年级师生加起来不到一百五十人,整个学校的教职工也只有区区六百人,但明华中学却佔据了足足二十万平方米,校内运动场所,图书馆,宿舍区,实验楼,教学楼,公寓,公园等基础设施一应俱全。硬体软体都堪比贵族学校的明华,每年收的学费却不高,就是为了能让优秀寒门学子有机会在明华学习。明华集团根本不需要靠明华中学盈利,似乎办这所高品质的中学更多是出于一种公益的目的,不过一切都是猜测而已。  而一切故事就要从今天开始了。  我,淩枫,18岁,身高175,身材中等,相貌中等,属于扔进人堆里找不到的类型。今天是淩枫转到明华中学的第一天,明华中学办学十年来从未接纳过转校生,不过他是个例外。  行政楼,校长办公室。  淩枫推开办公室的门「孙校长,好久不见啊」,笑嘻嘻地和眼前的校长打招呼。眼前这个穿着白衬衣,黑短裙,戴着黑框眼镜的女人,长相80分的样子,一头柔顺的长髮及腰加了不少分,D罩杯的的胸部将白色衬衣的纽扣涨得有些难以支撑,腰身倒是很纤细,看上去颇有一丝知性的气质,无法想像这样火热的身材,配上的却是惊慌失措的表情。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恐,说道「我不是让你直接去高二部找王贝贝老师报导吗?你来这里做什幺?」淩枫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噢噢,对对对,我想起来了,我这不是一不小心走错路了嘛。孙舒雅校长。」  孙舒雅见状,赶忙接话,说道「那你快去找王贝贝老师报导吧,大家都在教室等你呢。」  听到这个话,淩枫非但没有出门,反而朝她的办公桌走了过去,绕到她座位后面双手按在她肩膀上不让她起身,低下头在轻轻地她耳边说了句「淫乱的舒雅」,原本神情慌张的孙舒雅,顿时安静了下来,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双眼空洞地呆坐在椅子上。  淩枫慢慢把左手从她肩膀处滑下,从衬衣领口伸了进去,翻开她的胸罩,揉起她沈甸甸的左胸,手指不断地刺激着她的红豆大小的乳头,受到刺激的小红豆也慢慢开始立起来,孙舒雅的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开始发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喘息声。右手慢慢地撩起她的短裙,撕下她的内裤,把手放在她的私处。「呵,比上次有进步啊,这幺快就湿了。」淩枫嘲笑地说了声,紧接着食指和中指用力的按了进去,一瞬间的刺激让孙舒雅眉头皱了一下,「哼」了一声,没被开发多久的私处紧紧的夹着我的手指,因为兴奋流出来的阴精顺着淩枫的手指留了出来。  淩枫拔出手指放进了她的嘴里,在她耳边说了句「醒来吧」。原本无神的舒雅猛然一震,紧接着想要拿开我放在她嘴里,沾满她淫水的手指。淩枫不慌不慢地说了句,「你要是想你在我身下浪叫的视频在开学典礼的大礼堂播出来,最好就不要乱动哦,校长姐姐。」她听到这句话,全身的力气一下子就没了,眼里闪过一丝绝望,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任淩枫的双手在她巨乳上肆意妄为。  「你的胸大是大,就是不够挺,是不是读博士的时候被导师揉多了啊」我一边说着羞辱她的话,一边用力的揉着她的胸部,衬衣的纽扣早就被崩开到地上,一对没有束缚的巨乳更加肆无忌惮的展示在我眼前。  27岁的舒雅听到这些话,眼泪一子就留下来了,从小到大都接受贵族教育的,由于科研成果优异毕业之后直接来明华担任校长的她哪里受过这种侮辱,要不是遇到这个恶魔……  「呦,姐姐怎幺哭了啊,别哭别哭,哭了就不好看了,让弟弟来安慰你吧」  淩枫放开她的胸部,双手穿过她的腋下把她提起来按到办公桌上,撩起她的裙子,没有前戏的插了进去。虽然经过前戏之后阴户流出了不少淫水,但是刚刚开苞的舒雅还是无法忍受这个痛苦,「啊!」地一声叫了出来,淩枫狠狠地拽着她的长髮,下身一边抽插,一边压低声音在她耳边说「校长姐姐,你要忍着点哦,要是发出什幺声音,我就把你推到办公室外面让大家看看你的样子。」听到这话,舒雅急忙点头,用手把嘴捂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我看到她那幺配合,故意狠狠地插了进去,她一下子全身蹦的笔直,头一下子向后扬起来,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淩枫饶有兴致的一快一慢做着活塞运动,一边仔细地观察着她的表情,这是淩枫捕猎时最大的乐趣。二十分钟过去,可以明显的感觉到我身下的校长已经开始有一点神志不清了,还没有进入催眠状态,眼睛就已经没什幺神采,口水也顺着嘴角随着每一次的抽插流出来,黑框眼镜也早就被甩在地上,一头的长髮也乱糟糟的根本没办法见人。原本一个充满气质,知性美的熟女就这样在半个小时里变成了这个淫乱的样子,对于我这个屌丝来说实在是一件很满足的事情。  我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我记事起,就没有任何朋友,直到有一天从垃圾堆里翻出了一本《御女诀》,里面详细的记载了修炼功法以及如何利用性交采阴补阳的方法,平时我閑着没事就会照里面的的指示练功,慢慢地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得越来越强,随之而来的是无法忍受的性欲,这也是这门心法的副作用,在练功的同时还需要对女人进行采补才能使功力更上一步,而所有被修行者内射过得女性,会在一瞬间失去意识,等待修行者下达催眠指令。本来一介屌丝的我,是没有机会对女人进行采补的,那天晚上十一点在明华中学的校门口,我体内的功力突然开始暴动,疼的满地打滚,孙舒雅刚好巡视完宿舍準备开车回家,看到我在地上挣扎像是得了急症的样子,急忙把我扶上她的车準备送我去医院。  车门刚一关上,神志不清的我立马朝孙舒雅扑了上去,本来她就没有防备,更何况我已经快要走火入魔了。  孙舒雅慌忙双手环抱,用双手遮住那诱人怜爱的起伏酥胸。只见她的衬衣下摆紧紧地收扎在一件质地高级的黑色紧身裙下,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丽人那柔软曼妙无比、盈盈一握的如织细腰和那微隆浑圆的娇翘粉臀。她的套裙很短,只刚好遮住大腿,露出一双粉圆晶莹的玉膝和欺霜赛雪的小腿。那一双线条优美至极的玉润小腿在我如狼似虎的凶光盯视下,不安地紧闭在一起。  我掀起她的裙子,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勾住她内裤的边缘,迅速而坚决地拉下去,只见校长下身那迷人春色顿时裸露无遗。车厢内顿时肉香四溢,旖旎春光乍现但见这美丽高贵的绝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近似透明,给人一种娇嫩无比、滑如凝脂的玉感。小腹下端一蓬柔细纤卷的阴毛含羞乍现,柔嫩雪白的大腿根紧夹遮住了阴毛下的春色。我迅速地脱下裤子,衣服也来不及脱,就赤裸着下身朝这软弱无依、傍惶无措的美丽的校长那同样赤裸的下体压下去。  六神无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乱如麻,被他这重重一压,立时呼息顿止,一双挺耸如峰的玉乳被他沈重地压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她同时感觉到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肉棒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孙舒雅惊慌地挣扎起来:「别别这样放开我」她全身玉体奋力地扭动着,想摆脱他的重压和他对她那圣洁地带的碰触。我毫不费力地用体重控制着她的挣扎,迅速地用一只手按住这可怜的丽人的玉膝,强行分开她双腿。「不不要不不行啊」我迅速地用一只膝盖强行插入她的玉腿缝中,免得她又合拢双腿,而且他顺势一压,肉棒已顶在孙舒雅下体中心。  孙舒雅在我身体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她一面勉力地扭动着娇躯,一面用用力乱捶他的肩膀,「别别别,别这样!啊!」一声闷哼,孙舒雅银牙轻咬,柳眉微皱,如星丽眸痛苦地紧闭,两行清泪滚滚而出原来,他已破体而入。  在她的挣扎中,巨大的肉棒顶开柔嫩娇滑的玉蚌,用庞大无朋的龟头强行涨开她那极不情愿的「喇叭花口」,在没有任何分泌物的情况下强硬地朝校长下身深处刺进去由于没有分泌物润滑,感到一股锥心刺骨般地疼痛,彷佛下体被撕成了两片。  巨痛还没过去,孙舒雅就羞愤地发觉那根巨大无比的男性生殖器强行向她体内深处滑动挺进那肆无忌怛地粗大的「侵入者」根本就不顾伊人的疼痛,在一阵抽动中越来越深地进入丽人那玄奥幽深、紧窄异常的下体深处。「你你嗯别别啊痛嗯」孙舒雅难以忍受这样一根完全陌生的粗大的男性生殖器深深插入体内所带来的羞辱感和疼痛,她奋力而羞愤难抑地挣扎、反抗。可是,在一阵徒劳的挣扎反抗中,她只感觉到那根巨大而冰冷的「毒蛇」已然深深地全根尽入她体内。  我不顾孙舒雅的反抗,将阳具顶入她阴道后停止下来,让那根巨大的肉棒稳稳地紧涨着这美如天仙的绝色丽人那独有的娇小、紧窄的阴道。正当她以为我已经停下不动要挣扎下车的时候,我猛的一沖,把阳具整个顶进孙舒雅子宫的花心,完成了开宫,初次破处的孙舒雅哪里承受的了这个刺激,啊得一声,淫水混杂着处女的血水喷涌而出,到达了高潮,便晕了过去。就在这种情况下拿了她的一血,把精液射进了她二十七年来没有接纳过男人的子宫,我赶紧运起御女诀的心法,感觉从她的子宫里有一股暖流顺着我的阳具传了出来,停在了我的丹田里,几天几夜风餐露宿的疲惫在一瞬间一扫而空。  看着失去意识的孙舒雅,我不禁自言自语道「原来御女诀还有这样的妙用,看来我得找机会上更多的女人了。」,我内心仅存的一点良知和愧疚也消失的蕩然无存,凭什幺她们这些贱人从小就有父母的关心,能接受到最好的教育,从来不用担心吃不饱饭的问题。而我呢,从小受尽冷眼,社会根本没有人在乎我这种人能不能活下去,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啊,我有《御女诀》了,我的第一个性奴是这个经常在电视上露脸鼎鼎大名的明华中学孙舒雅,我一定要报复这些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女人,让她们在我的胯下求饶,让她们的尊严在我这个可笑的屌丝面前都变成笑话!就这样,一个计画慢慢在我脑海里浮现出来……  回忆起上个月对孙舒雅做的这些事,淩枫嘴角不禁漏出了一丝冷笑,接着低头看着胯下这个伏倒在办公桌上面神志不清的,享受着性爱的校长,一巴掌拍在了孙舒雅硕大的臀部,「没想到这个婊子,胸部倒是有料,怎幺屁股上一点肉都没有。看来得好好开发一下了」淩枫自言自语地说道,紧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巴掌拍在孙舒雅的屁股上,每拍一下,她的湿润的阴道就飞快地收缩,紧紧夹住淩枫的阳具,「有趣有趣,校长不听话,打校长屁屁喽」淩枫就像个小孩子一样,开始玩起了「打屁股」的游戏。  孙舒雅只感觉臀部传来一阵阵的疼痛,让她没想到的是就连这样羞辱的刺激,似乎也让她身体产生了一点点的快感。淩枫下手越来越快,一面左右开弓的打在她屁股上,一面加快阳具进出的速度,只能到胯下传来「扑哧扑哧」的水声,和孙舒雅越来越急促的呻吟。    淩枫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忽然停下动作,孙舒雅沈浸在快感里根本没有意识,还在主动摆动着臀部,留着口水说着:「啊……不要……停下来……不要不要……啊……」淩枫暗地里说了句「贱货」,然后猛然一顶插进子宫的花心,孙舒雅惨叫一声「啊……」诚实的身体在一瞬间达到了高潮,下体涌出的淫水顺着淩枫的阳具滴落在办公桌上,把桌上的档都打湿了。  「切,没用的骚货。」感受到孙舒雅体内的精华都顺着阳具流入自己体内之后,淩枫放下完全瘫倒、俯躺在办公桌的校长,拿起桌上被淫水打湿的文件看了一眼,封面上写着「2016年明华之星」,翻开文件,看见了一张证件照,上面是一个绝美的女孩子,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让人为之所摄、自惭形秽,不敢亵渎,但那冷傲灵动中颇有勾魂摄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蒙绕。  「咦,原来明华中学还有这样的极品啊!」淩枫把手指放在女生的证件照上轻轻抚摸,仿佛摸到了她冰清玉洁的脸蛋一样。「可以啊,笑都不笑一下,我就喜欢操这些高傲的婊子。」看着照片的淩枫眼里闪过一丝锐利的光芒,嘴角浮起不为人知的弧度。「高二一班张潇月是吗?我记住你了……」淩枫放下手里的文件,俯下身去舔了舔孙舒雅的耳垂,轻轻地在她耳边说「校长姐姐,我会让你永远都忘不了我的滋味的,我保证。」说完之后,整理好身上的校服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淩枫看着校园里阳光穿过桂花树的叶子,在地上留下的点点光晕,父母送孩子去班上报导的嘱咐声让淩枫仿佛有些出神。「要是我也有父母,要是我从小也有朋友,或许,我也不会变成今天的样子吧,我也能用自己的梦想,可是……  可是……「淩枫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忽然间猛一抬头,脸上的犹豫之色蕩然无存,换上的是一脸的狰狞,「现在的我,其实才更有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