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校园恋爱物语[1-3]

时间: 2019-12-04
拼音: mamadexiaoyuanlianaiwuyu
阅读热度:883

虽然已经是8月底,但这两天天气闷热的很,这不,我妈陪我去省重点左    一中作高一新生报到,虽然就在我家公寓楼斜对面,我们还是走出了一身热汗,    妈妈拼命扇扇子也无济于事!其实準确的说今天我们是参加实验班的报名面试,    虽然热成这样,我们也得继续向前走,毕竟听说还有别的县市的家长慕名送孩子    过来呢,他们得赶更远的路,我们这幺近,真幸福多了!进了校园就和外面完全    不一样,为什幺这幺说?因为在校园外留意我妈妈的人并不多,而一进入校园,    她就成为男孩们眼神追逐的焦点,性心理学家说是青春荷尔蒙激素旺盛发洩不出    去导致的。    外面的成年人,多数得为生计奔忙,哪有剩余精力去欣赏美女?男孩们比较    友善的欣赏目光与讚叹声,是让我妈妈心中暗爽的,但一些男生做出下流动作,    就不能不引起她的反感甚至愤怒,好在报名点终于到了。    妈妈拉我到水池边,帮我擦脸后,自己又擦洗、补妆了一番,照镜子觉得还    算满意后,才走进报名办公室。    将报名通知书递给门口一位老头后,他要我们先进去等会,前面有两位同学    正在面试。    这里面开着空调,果然凉爽不已,妈妈非常淑女的坐在离门口不远的椅子上    ,掏出手机玩。    我则好奇地四处打量,哇,正在面试的母子俩,简直都是猪八戒投胎,更令    我惊奇的是那位面试老师,简直就是花样美男李敏镐的孪生兄,不,準确的说    比李敏镐还帅气三分,不但帅,那谈吐与手势,简直潇洒与有风度极了。    最搞笑的情节终于出现了,面试老师问那胖男孩:「你平常都爱看什幺课外    书?爱看什幺电视节目?」    胖男孩的答居然是:「我喜欢看黄色小说,爱看韩剧。妈妈我饿了!」    帅气的面试老师终于忍无可忍的挥手叫他们离开,听窗外已经面试过的家长    说,没拿到表格就没戏了。    那胖女人愤愤不平的拉起儿子就走,走到门口还气呼呼的说:「居然连张局    长的门路都不能进这实验班,还真是邪门了!」    接下来是一位长相显老、佩戴黑框眼镜的妈妈和他又黑又瘦的儿子。    听这位妈妈对面试老师说,她也是中学老师。    对实验班提倡家长师生的平等对话试验非常感兴趣。    虽然时间不长就结束了,却得到了表格,那位眼镜妈妈露出如愿以偿的笑容    带着儿子去了里面一间办公室,进行最后一道程序,就算成为实验班一员了。    由于我妈妈忙着玩手机,我则东张西望,竟然忘记我们是来面试,直到老头    提醒:「轮到你们啦!」    我们才警醒。    果然帅气的面试老师正在叫着:「请苗巧儿女士和您的孩子来面试!」    妈妈赶紧将手机放进粉红包包里,整理了一下衣裙,就拉着我向面试老师走    来。    我们的到来,竟然让帅气老师的脸色由阴转晴,不但热情的为我妈妈倒了杯    水,还拿出杯子也要给我也倒了一杯。    妈妈赶紧阻止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他是您学生,他想喝,就让他自    己倒吧!」    但他还是给我倒了一杯水,边递给我边对我妈妈说:「你应该还没完全理解    我这实验班的旨!旨就是家长师生如兄姐妹般平等相处!你儿子5岁,    不过比我小5岁,是我,作为大哥给倒水算什幺?当然你又只比我大    5岁,我叫你姐姐不会介意吧?我知道国内的女士都喜欢别人觉得自己年轻,其    实外国女人也一样!」    「路老师您太了不起了,5岁就上大学,7岁就去美国留学,现在2    岁毕业国就领导这个实验班。我这儿子今年也5岁,还不知道能考上什幺样    大学呢?」    「巧儿女士,你的最后一句话,难道是怀疑我的教学能力?」    「不,不,我是说我儿子学习不认真,天资又不如您聪明。」    「这只能说传统教育模式有问题,不能让更多学生开发潜能。传统教育模式     是种压制式教育、权威式教育,学生不允许质疑书本中的语句。当然这在特定时    期内是理的,但等到西方国家都发达起来了,我们再这幺搞,注定竞争不过人    家。 」    他顿了一顿又说,「家长师生如兄姐妹般平等相处,是进入我这班必须认    同的底线,不能认同就最好不进。既然让孩子进了这班,就必须永远禁止对学生    打骂。这当然会从我做起,比如你孩子以后犯错,微不足道的批评两句就行,比    较让人头疼的或者更严重的错,初犯必须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认错三遍,再犯时让    他下课后在走廊上对着全年级同学认错。屡教不改就得在全校大会上公开认错,    无可救药的,我也不打骂,直接让家长带孩子转学!」    「路老师您的理念倒是非常先进,非常人性化!」    「因为我在美国系统研究了青春期心理学,家长普遍觉得青春期孩子不好教    育,其实要原因是不 得青春期孩子的心理,一味打骂反而刺激青春期逆反心    理。而让他们当众认错,会让他们觉得羞愧,觉得是自己不对与丢人,这样才能    改正错误!」    妈妈这时才抬起她一直娇羞着低垂的头,看到路老师一脸的阳光与灿烂,青    春果然亮得刺眼,让她再度娇羞着微微低垂了头。    「巧儿女士,请抬起头和我说话,你就当我是你的就好,敞开心扉交流    吧!」    我知道我妈妈此刻心中的小鹿一定奔跑的飞快,不然不会一会云霞飞上脸颊    ,一会居然吹着空调还拿出香纸巾擦汗。    而路老师似乎从来不正视我妈妈的脸,装着看窗外的他,却不时偷偷凝视她    ,直到我妈妈也再度勇敢直视他,他们终于含情四目相对并交汇。    眼神交彙的那一瞬间,妈妈娇羞无限,脸庞散发出前所未有的美丽。    好像某作家说过:「美人最美丽、最令人销魂的时刻,必然是她娇羞之时!    」    这话说的果然是不错的,我长到5岁,一路看着妈妈由美少妇变身为轻美    熟女,却从没看到过她那一瞬间的那种令人惊叹的美丽!从小就是妈妈帮我洗澡    ,渐渐长大后,就基本只帮我擦洗后背,因为后背我自己没法洗乾净。    2岁那年终于发生了不和谐的一幕,妈妈和往常一样为我擦洗后背时,我    的小不由自的勃起了,还流出了前列腺液,我妈妈没留神,正好滴在她手    臂上。    那一瞬间,她并没有大惊小怪更不会娇羞,我的命都是她给的,看我的鸡鸡    开始勃起并流出液体,不过表明她的宝贝儿子开始长大进入青春期了而已。    所以她只是用水洗掉了液体,然后很镇定的说:「你既然长大了,就不应该    让妈妈再帮你洗澡,不然万一让同学们知道了,会笑话你的!」    妈妈日常面对我的表情,既有犯错时的严厉又有亲情洋溢的温柔,那种温柔    ,导致我绝对认为用她的丝袜和衣物自慰是可耻的行为!所以我进入青春期后自    慰时幻想的总是别的女人。    而面对我那在地方科研所工作的爸爸,她的表情更多的是愤懑与不满,可不    ,动不动就加班,然后,动不动就老了,虽然我爸今年不过才39岁,外表和保    养年轻的妈妈比起来却老的多,甚至有陌生人误以为他们是父女俩。    这也罢了,即使在家,我爸爸也不懂得呵护我妈妈、不懂得她需要讚美,觉    得她做家务是理所应当。    他只埋头做一辈子做不完的演算与试验。    和我爸爸终日繁忙比起来,我妈妈的工作则是悠闲的要命,简直是到了无聊    的地步,天天早上去单位点名就行,然后一天就没事了。    没事是指工作上无事可做,当然私事还是有的,就是照管我。    等我上学了,她就更清闲,于是在我小学五年级时迷上了打麻将,这一迷,    导致她没时间过问我学习,最终我没考上离家近在咫尺的省重点中学左江中学,    只考上市重点中学左江二中,但离家有五站路。    妈妈痛定思痛,戒掉了打麻将,娱乐活动改成了在家唱卡拉OK,本来就有    一副好嗓子嘛。    这样既能天天督促我学习,又锻炼了歌艺。    上级单位在接待省部领导视察时,总会藉用我妈妈去唱歌,完毕之后会得到    丰厚的红包,如果参加接待酒宴陪省部领导喝酒又有红包拿,省部领导也会额外    给红包。    有的省部领导甚至藉着酒意,用臭哄哄的嘴巴凑近她耳边说:「这张卡上有    2万,你们头头送的,怎幺样?今晚去我住处商讨人生和你未来的职业发展,    这卡就送你。」    妈妈当场就噁心的快吐出来,赶紧说自己肚子痛,然后拿起包就离开。    于是妈妈挣了不少红包的同时,还通过督促我学习让我中考时顺利达标左江    一中的分数线,不用找人也可以直接参加实验班的面试。    在我5岁时,我就一直闹着要和妹妹,妈妈还偷偷去取了环準备怀孕,    不料我爸爸坚决不同意,说不能违反国家政策,逼着妈妈又去上环。    现在政策允许生二胎了,爸爸终于不再反对生下我的和妹妹,但我妈妈    的肚子始终没反应。    我妈妈去医院作了检查,结果她生理指标完全正常,完全符受孕的条件,    看来问题必然出在男方身上。    当妇产科医生问明我爸爸在地方科研所经常接触放射线之后,斩钉截铁的说    :「这必然是你老公的问题,你身体没毛病!」妈妈听了,当时差点晕倒,难道她命中注定不能再有孩子了吗?    家后妈妈不敢对我爸爸说出真相,不说最好,一说必然损害他的自尊心,    导致夫妻关係更不和谐。再说现在怀不上或许就是我爸爸太忙于事业,勉强做爱    时总是心不在焉造成的,等以后单位来了更多年轻人,就偷偷找关係给他换个清    闲点的岗位,自己再多方想方法唤起他的性趣,「不信我就永远怀不上!」    我正由妈妈面对路老师的娇羞表情联想到她面对我鸡鸡勃起与射出前列腺液    体时淡定表情与对我爸爸的幽怨表情,却不料路老师开始考核我了,妈妈温柔地    推了我一把,我才从忆中惊醒过来。    「我问你平常都爱看什幺课外书?爱看什幺电视节目?虽然我的旨是家长    师生平等相处,但不代表我能容忍互相不尊重,我这是重複问第二次,刚才你是    不是做白日梦走神了?」    「可能是我一个暑假远离学校,又是来到新学校,所以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    我为刚才的不礼貌向老师认错!」说着我又站起来鞠了一躬,他笑着让我坐下后,    我流利的答了问题,他表达了满意的笑容。    这时又有几个家长带着孩子进来面试,紧随我们之后进来的已经等的不耐烦    了。    路老师无可奈何的拿出表格,填写一番后準备递给我们,这时我不知哪来的    勇气,居然对路老师说:「老师,我可不可以斗胆问您个问题?」得到肯定后,    我说,「您长这幺帅气,完全能将很多男星比下去,为什幺不去当明星却去美国    留学进修教育学呢?」    「哈哈,这个问题嘛,一来我家是书香门第,我如果进演艺圈当戏子属于有    辱门楣,在古时候得叫族长赶出家门,就算当下戏子表面上地位高了,我们这样    的书香门第仍然不屑当供人娱乐的戏子;二来娱乐圈就是愚弄自己并愚弄大众的    低智商圈子,我进去了不但发挥不了我的才智,反而会让圈外人也误以为我也是    弱智;最后,演艺圈所谓红女星大多都是些庸脂俗粉与残花败柳,这是最叫人噁    心与反胃的!」    路老师留恋的看着我妈妈站起身来,拉着我向里面一间办公室走去。我知道    他们刚才四目相对的目光,是热恋中的情侣才有的,他们初次相遇就有这种目光,    难道就是什幺一见锺情?    哇,里间的老师,如果和我以前的女同学比,绝对是位大美女姐姐,不过和    我妈妈相比还是逊色多了,而且似乎根本就不是一个类型:首先两人髮型就不一    样,我妈妈是微微染了橘黄色的披肩直长发,而她则是齐耳短髮;我妈妈是鹅蛋    般圆润的俏脸,她则是俏皮可爱的苹果脸形;她们的皮肤倒差不多,都是白里透    红;胸部又各有千秋了,我妈妈的胸部之所以诱人,不在于体积大、海拔高,而    是和身材搭配的恰到好处、处于完美状态,很多隆过胸的女人为什幺并没增加太    多头率?因为她们丑陋的身材配上那样令人惊悚的胸部,只会令人徒生更多的    反感!而这位老师的胸部完全是飞机场,所以一看到我妈妈,她只紧盯着我妈妈    的胸部看个不停。    她看上去也比我大不了几岁,如果说路老师是慢条斯理的大帅哥,她则是热    情奔放的大美女姐姐,她和我妈妈很快就一见如故。    ??     到她这儿不过是问问我有哪些艺术爱好,英语成绩如何等等,她将是我们的    英语老师兼艺术课老师,她要还是和我妈妈聊天。    「哈哈,我叫钟心同。刚才面试你们的路明这小子,是我男朋友,我们大一    就好上了,那年他5岁,我4岁。今年他从美国留学来,我也正好结束在    英国的艺术科目的进修。我们打算过一年左右就结婚。」她越说越眉飞色舞,    「巧儿姐,你不介意我这幺叫你吧?或者我乾脆叫你巧姐?」    「才不要,我才不要像她那样被狠毒的舅舅卖进青楼!」只有和同为女性的    她聊天,妈妈才能真正敞开心扉、肆无忌惮的说笑。    「我猜巧儿姐你也和巧姐一样,也是七月初七生的?」    「才不是,是因为我出生那天是西方情人节。」    「怪不得你生了这幺一对迷人的桃花眼,如果我是男人,我看了也会迷晕过    去的。」由于很快就闹熟了,妈妈听了,嗔怪着装模作样要打她。    正好又有家长和学生进来,她们才又变得一本正经。    等那几个家长与学生很快离开后,她们又聊起了化妆和头髮等女性共同关心    的问题,锺老师叫我先出去外面等着,然后关上了门,摸着我妈妈的披肩长发问    道:「巧儿姐的头髮是刚染成这种橘黄色的吧?」    「其实我很少染髮的,也就昨天下午心血来潮,在美髮店经不住那小伙子的    如簧巧舌,染了这种橘黄色。」    「这可真叫心有灵犀一点通,路明这小子也是昨天下午去染髮染成和你一样    的橘黄色的,还将六四分变成了中分。还有,我觉得是巧儿姐看那美髮的小伙子    长的帅气,又说话讨你喜欢,才甘愿让他挣一笔钱的吧?哈哈!」    「你又胡扯了,真没个老师样,我得家了。 」妈妈说着站起来就要往外走。    「慢着,巧儿姐留下你的手机号、微信号和qq号吧,以后家长和老师要经    常互动,方便联络。」    事情终于尘埃落定,妈妈告辞时,路    ??◢     明和她握手久久捨不得鬆开,最后一眼,    彼此都有点依依不捨。    外面天色已微黑,等我们走到公寓楼下,我妈妈这才发现居然忘记拿包了。    我们赶报名点时,最后一位家长与学生正在面试。妈妈对路老师微微一笑,    径直向里间走去。    「呀,巧儿姐你可算来了,我刚想打电话给你,通知你来取包包,却发现    你手机就在包包里。我正打算一会下班了送到你府上,顺便摸下门,以后家访也    方便。」    「真是太谢谢你了!你怎幺?刚才哭了?」妈妈这时发现钟心同眼角居然有    泪水,这幺热情奔放的女子怎幺可能也会流泪?    「就是刚才一学生,他觉得可以留下,我不同意,可能是我反驳时说的有点    过火,他推搡了我一把,头差点撞到门角上。」    「这幺着,你们这对金童玉女一会下班了都去你巧儿姐家作客,一为你们拉    和,二来算是临时的谢师宴,等正式开学了,我和孩子他爸还要在酒店正式宴请    你们各位老师。」    「真的?那太好了?」锺老师如同兴奋剂一般,居然一下子又变得热情洋溢    与奔放起来。    这边路老师和锺老师忙着收拾办公室,妈妈则打饭店的送餐热线,她通过刚    才闲聊得知锺老师是四川人,特地订了麻辣口味的川菜(钟心同说路明爱屋及乌    也爱吃川菜),虽然我妈妈自己并不好吃川菜。    「路老师,您是否愿意赏光,去小女子的寒舍作客?」妈妈见锺老师仍然故    意不理路明,只好自己直接邀请。    「我一个人,去不太方便吧?毕竟我还没见过你的老公。」    「不,锺老师也去,放心,姐姐我帮你们拉和。我老公向来都非常尊重老师,    他看到你们愿意去我们家作客,肯定是万分欢迎的。」    一路上,妈妈和锺心同走在前面边聊天边一路咯咯笑着,我和路明跟在后面    有一句没一句的闲扯。    到家不久,饭店的小伙子也送来了我妈妈订的菜。巧的是,我妈妈    点"b"点    刚要关门,    爸爸居然也来了,难得他单位不用不加班啊!    「死鬼,今天不用加班啊?这幺早就来了?」妈妈满脸不快、没好气但又    半开玩笑的说。    「死婆娘,还不高兴你老公来这幺早啊?难道你勾搭上小白脸,嫌弃你老    公了?」爸爸不知也是半开玩笑,还是认真的这幺说,但话语中分明透露出威严。    「这门口怎幺有双男人的皮鞋?」这时的语气,分明是捉姦捉的正当时的丈    夫才有十足的底气表达出来。    妈妈赶紧小声打断:「死鬼,小声点!这是冬冬的新班任和英语老师来我    作客,你想胡说些什幺?」    爸爸这才发现陌生男皮鞋不远处,确实有双陌生女皮鞋,这才心不在焉的勉    强挤出点笑容:「老婆大人息怒,老生我错怪你了,陪罪还不行吗?」    这时钟心同正和路明分明坐在长沙发的两端,相互不说话的看着电视。钟心    同耳朵灵敏,听到门口有人声传来,赶紧跑到门口。    「哟,巧儿姐的老公家了,你看我怎幺称呼你好呢?」    「呵呵,既然你们叫我老婆为姐,我当然就是你们的向大哥了,我儿子也就    是你们的干儿子。」    「向大哥,这可使不得,我们实验班是张家长师生平等相处的。所以什幺    乾儿子,非常不妥。你们是我们的哥哥和姐姐,我们也是冬冬的哥哥和姐姐。」    路明直到看见我爸进来,才慢腾腾的起身迎过来,叫了声大哥后,非常有英    国绅士风度的伸出手来和我爸爸握手,妈妈看了他那种迷人绅士风度的一瞬间,    目光里满是讚许和柔情,简直是用眼神给路明写了无数个「赞」。    路明的手热气腾腾,充满青春的狂野与躁动,而爸爸的手,在这并不凉爽的    夏末秋初时节,居然透露出无限悲凉。    妈妈和锺心同如同姐妹淘般欢笑着走向她的专属储衣库,再出来时,妈妈已    经换下了微微汗湿的白色连衣裙和肉色长统丝袜,换上无袖露出双肩的黑色真丝    连衣裙和黑色长统丝袜,还穿上了黑色高跟鞋,居然不穿高跟凉鞋?在家不就应    该穿凉拖鞋吗?    原来她是觉得凉鞋的颜色都没法和黑色丝袜搭配。    爸爸看到妈妈这身打扮出来,不无讽刺的对坐在身旁的路明说:「兄你看    我这婆娘,脑子有病不是?大热天在家还穿高跟鞋!」    他哪里知道,这都是钟心同让她这幺穿的。    「你才有病,家里不是开着空调吗?所以穿高跟鞋一点都不热,我喜欢穿就    行!你就是个没有艺术欣赏细胞的庸俗老男人!」    「我觉得巧儿姐这身打扮挺好看的,如果放到上,绝对会比那些明星还红。    我真羡慕大哥有福气娶到这幺完美的妻子,不,全天下的男子都会羡慕!」路明    边说,边不停向我妈妈瞟去,看来妈妈这身性感的衣着,完全他口味。    「有啥好羡慕的?她就是一个精神空虚,没有事业追求的庸俗女人罢了!她    还总指责我是工作狂,却不明白没有我们做科研,人类哪来的技术进步?」    路明和锺心同赶紧两边拉和,本来是我妈妈要帮他们小两口拉和,如今颠倒    过来了。    晚宴开始了,我随便吃了几口就去玩电脑,小圆餐桌上,妈妈和路明挨着坐,    地322     从他的角度,刚好能清楚观摩我妈妈的黑丝长腿和玉足,由于高跟鞋太闷,妈妈    的美丽玉足早就完全伸出高跟鞋外面来,十个脚趾由于汗湿与痒、还不由自的    做出各种顽皮可爱而又性感的动作,直看得路明心猿意马,如果不是怕我爸爸发    现,他恨不得立刻伸出他那虽然满是汗臭味但却充满青春朝气的脚,和我妈妈的    玉足在餐桌底下畅快的交媾一番。他完全清楚,我妈妈的玉足绝对还是处女地,    还处于处女状态。    找3请??     钟心同坐到我妈妈另一边,我爸爸则两边空蕩蕩的。好在他们一直不停的互相敬酒,气氛一直很热烈。路明对我妈妈大谈特谈他在美国的留学经历,好多都是从电视上和书本上看    不到、学不来、只有去过美国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的东西。而且路明的知识是非    常渊博,留学时经常刚听完天体力学的课,又去听希腊、罗马史讲座,妈妈听他    讲的如坠入云里、雾里,像个听话的女学生和小女孩,安静的听路明讲,插不上    一句嘴。    他越说越得意:「当然老师没课的时候,校园里那些把妹达人,还会私下授    课,就是找个僻静的角落,将他们怎幺追女孩子的技巧传授出来,听课的也不用    缴纳学费,每人请他喝瓶啤酒就行了。」    神吹了一会,路明又对锺心同说:「咱们再来多敬大哥几杯!」    说着,路明又移到离我爸爸比较近的地方,边喝边捧我爸爸:「向大哥这样    的自然科学专业学者,放在美国,那是出门有美国联邦政府配备的专职司机豪车    接送,住的也都是联邦政府赠送的环境优雅别緻的豪宅,可惜咱们国家,对待大    哥这样的自然科学专业学者,未免太刻薄、冷落了些!」    爸爸听了很受用,深有感触地说:「兄这话,大哥我爱听,就说咱们工作    经常会接触到的放射线吧,自打我的第一任领导召开科研小组会议时,我就向他    提出过购买防护设备的建议,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换了 个领导,防护设备始终    没买,为啥?没油水呀!这东西只能向老外进口,老外直接原价出售,    ?地??     不会给好    处费,领导就都不愿意购买,反正他们不用天天面对放射线!冲着兄是我的知    心人,我们今天一定要一醉方休!」    路明本以为我爸爸比他年长,完全就是半个老头,很快    ??◢?     就能将他灌醉,不料    我爸爸虽然把妹调情确实不如他,喝酒还是很厉害的,一番拼酒后,我爸爸依旧    斗志昂扬,路明却有点招架不住了,捂着头请求歇息一下再喝。    爸爸边调侃边劝酒:「兄别怕啤酒不够喝的,冰箱里的喝完了,厨房还有    几扎呢!啤酒喝完了还有白酒和红酒,随你挑,今天咱们初次,一定要陪你喝个    痛快!」    眼看路明招架不住了,钟心同赶紧陪我爸爸喝起来,而且是改喝白酒。她特    别狡猾,藉口自己是女性,应该少喝点,她喝一口逼我爸爸喝一碗,混酒喝、酒    量再大的人也容易醉,于是餐桌上两个男人都呈现醉眼朦胧的状态。    看着两个男人都醉眼惺鬆的样子,我妈妈和锺心同都笑了,只不过钟心同是    哈哈大笑,妈妈则抿嘴浅笑。    只不过两个男人的醉其实并不一样,我爸爸是真醉了,而路明心中清醒的很,    因为他惦记着我妈妈那近在咫尺的诱人美腿,上厕所小便之后,他感觉清醒了一    些,但还是装出醉了的样子,到餐桌,依旧捂着头趴在桌上。    「路老师,要不要给您做点汤醒酒?」妈妈柔声问道。    「不用,一会就好,我还要再和你们喝酒。」    「我就是要您嚐嚐我煲汤的手艺嘛,等一下哟!」我妈妈说话时对他的表情    已经不是女人对客人,而分明是贤惠温柔的妻子对自己心爱的丈夫,说完在路    明眼中就如一只黑色的燕子快捷地飞向厨房。    当我妈妈如黑色燕子再飞路明身边时,手中果然多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    路明有点搞不清眼前的到底是巧儿姐还是灵巧的燕子了,但随着酒精在胃部    不断被消化,他渐渐明白过来了,这是穿了一身黑色性感连衣裙和黑色长统丝袜    的巧儿姐,燕子不可能有她这幺性感,燕子也不会做这一大碗香喷喷的醒酒汤。    「路老师,您的酒没醒,我餵您喝吧?好不好呀?」我爸爸经常喝醉酒,每    次家后又髒又臭吐了一床的秽物,只会迎来我妈妈的一顿臭骂,我可没见过她    给我爸做过醒酒汤。    而现在,她不但为路明煲汤,居然还要亲自餵路老师喝,可路老师的女朋友    就在同一张餐桌上啊?而锺心同居然和没听见一样,任由我妈妈不断的吹口气再    将汤餵进路明口中,开始时怕烫着他,她还亲自小饮一口,确认不太烫了,再送    进他口中。我妈妈给他餵了十几口热汤后,路明果然觉得又清醒了不少。    现在路明脑海中的意像已经完全没有了黑色的燕子,只有我那性感迷人我妈    妈,只是一身黑色衣着宛如燕子罢了。    路明现在头脑中想的全是怎幺才能让这个夜晚充满暧昧与浪漫,他让我妈妈    永远记住这个夜晚。看着调料碗里的辣酱,路明忽然有了意。    他用筷子夹住辣酱,然后颤抖着先在我妈妈的左大腿黑色丝袜上拼写出了    「l」,我妈妈居然没发现还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反正路明似乎得到了肯定,又    用辣酱拼写起「o」来,这个字「o」字的难度明显超过「l」,路明依旧非常    有耐心的将这个「o」字泼洒出来,再将「v」字和「e」字如法炮製出来后,    居然在我妈妈的左大腿黑色丝袜上完整拼出了「love」字样。他觉得意犹未    尽,又用辣酱在旁边画了一个心型圈,理然后静静观察我妈妈会有什幺举动与反    应。    我妈妈很快发现左大腿上的异样,如果是别的陌生人,或许她早就骂开了,    可这是路明的「杰作」,他不但不生气,反而觉得羞涩与开心。    这幺浪漫的创意,用辣酱表达对自己的爱,类似这样的场景,以前只能在偶    像剧、言情剧中见到。而在此刻,女角就是我妈妈自己,她怎幺能不欣喜?    她到现在才明白,自己以前的35年全白活了,因为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    过爱情,以前只是陪我爸爸一个完全不懂得爱情的男人生活了十几年而已。    重新振作起来的路明和我妈妈继    2?     续喝起啤酒来。    ??     钟心同示意路明和她一起将我爸扶房间去:「先将向大哥安置好了,我们    再接着喝不迟呀!」    妈妈赶紧替换下钟心同,说:「这是我老公,我和路老师一起扶他卧室就    好了,你歇息一下吧!」    将我爸爸放下準备关门时,我爸爸猛然抓住路明的手说:「兄,我没醉,    我还要喝,我不能喝了,我老婆还能再陪!」    路明和我妈妈听了,都苦笑着相视对方一眼。路明装作帮我妈妈拂去我爸爸    落在她玉臂上的落髮、趁机在她玉臂上摸了一把说:「看,向大哥头髮落得真厉    害!」    「死鬼,别趁机沾人家便宜!」说完装作要打路明的样子。    路明毫不畏惧,嘻笑着说:「打是疼,骂是爱,姐姐打我我乐开怀!」    「别闹了,我们三人继续喝酒吧!我还是喝葡萄酒,随便你们喝什幺酒!」    说完推搡着路明到餐桌。    三人渐渐又喝的忘记东西南北,随心所欲的乱扯起来。    钟心同问我妈妈:「巧儿姐,你和向大哥第一次是什幺时候、什幺地点?你    当时还是处女吗?那晚你觉得难忘和刺激吗?」    妈妈的脸本来就有点红,听了这话剎那间更红了:「你怎幺问这幺让人羞于    启齿的问题呀?」,但顿了一下,还是答了她,「我们是结婚那天晚上才发生    关係的,地点当然就是洞房。我当时当然是处女,不然冬冬他爷爷就不会利用他    退休前的最后一些权力安排我进现在的单位了。冬冬他爸那晚陪亲朋喝了好多酒,    所以体力不支的他给我的感觉,谈不上难忘和刺激,不过那晚冬冬还没来到我的    身体,因为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流产了!不过流产不久就发现冬冬居然已经神不知    鬼不觉来到我身体!冬冬他奶奶本来听到我第一个孩子流产了,非常不高兴,差    点骂我是扫帚星,后来听说我又怀上冬冬,高兴的什幺似的,逢人就夸我好!」    「你们那会儿可就太保守了,我和路明在大学时就交出了彼此的第一次,虽    然当时都不满6岁,但我们都绝不后悔,因为我们都深受着对方!别看路明外    表有点奶油小生的样,他在床上可是猛男一枚……」    妈妈赶紧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呀,请你别说这幺露骨的私事了,这些事不    应该对外人    ◢ ?|?3??     说的!」    「我们可一直没将你当外人,不然不会刚认识就来你家作客了!」    「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比如文学,我呢,有点比较喜欢郭敬明的,虽然都    说他是抄袭来的,骂他是个基佬,但我就是喜欢看他的小说,看他的小说,我有    强烈的被代入感。所以朋友们说我是熟女的年龄、新婚少妇的外表、少女的心!」    「我和路明对中国作家没什幺兴趣,我们最喜欢的是欧美作家,我们尤其锺    爱萨特与波伏娃这对情侣的风格与作品!」    三人喝到都不愿再喝的地步时 妈妈起身收拾餐桌并做醒酒汤。    路明尾随我妈妈来到厨房,嘻笑着说:「一个人刷碗多寂寞多无聊,我来帮    巧儿姐姐你一块洗吧!」    「哎呀,不用不用,别将你的手弄髒了!」温柔的製止过后,路明并没有离    开,而是在我妈妈身上瞅个不停,不怀好意的问道:「巧儿姐姐今天穿着这幺性    感迷人,是给老公看还是给客人看的?」    「你管得着吗?」    「假如我是你老公,我就管得着,我不会允许我老婆在男客人穿着如此性感。    不过,我只是男客人,所以我很喜欢巧儿姐姐你这幺穿,嘻嘻!」    妈妈听到这儿才破涕为笑,嗔怪着说,「别闹了,快去陪你未来的妻子吧!    别叫她吃我的醋!」    「好,好,小明同学谨遵巧儿姐姐的旨意!」说着,又故意在我妈妈后背摸    了一把才离去,到餐桌上和锺心同聊天。    妈妈先是没在意,后来洗完碗才发现自己的胸前有股凉意,他那摸一把,竟    然趁机解开了自己乳罩后面的搭扣。    路明单手就解开了乳罩的搭扣,这让我妈妈先是又羞又恼,后悔自己当时没    及时发现,没能当场给路明一巴掌、以儆效尤。后来竟然又油然而生了初次热烈    恋爱中的少女才有的那种浪漫刺激的心怀,也就不那幺厌恶路明的举动了。